• 诗词音乐绕梁南国书香节:找回《诗经》原来的样子
    诗词音乐绕梁南国书香节:找回...
  • 人物志:雕塑家吴为山:我用我心寄雕塑
    人物志:雕塑家吴为山:我用我...
  • 浙江省政协副主席陈铁雄:慈孝是全球华人最大公约数
    浙江省政协副主席陈铁雄:慈孝...
  • “仙鹤”为何是丹顶鹤?
    “仙鹤”为何是丹顶鹤?
  • 写网文赚钱到手软? 高收入作家:熬夜头痛是常态
    写网文赚钱到手软? 高收入作家...
您当前位置:首页››新闻中心››新闻视点

年轻人不爱查字典?辞书编撰未来何去何从?

作者:东方网   浏览量:76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0:12:31

       “小小的新华字典”入选了“最受欢迎的字典”和“最畅销的书”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。但是它还有一段小故事。上世纪70年代,欧洲一国家总统来访,赠送给我们好几卷的百科全书,而中国回赠的是小小的新华字典,这被当时西方媒体嘲笑为“大国家、小字典”。如今,《新华字典》、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《辞海》……中国早已改变辞书领域的落后面貌。今年内我们也将迎来第七版《辞海》,70岁的辞海,生日快乐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2019年上海书展已于昨天开幕,“辞书成就展”是本次书展的重要内容之一。在展览中心序厅西侧,长长的走廊中或图文或实物的展现了70年来,我国学术界、文化界、出版界在辞书编纂出版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,《新华字典》、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、《辞海》(修订本)、《大辞海》、《辞源》(修订本)、《汉语大字典》、《汉语大词典》、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等一批标志性辞书,也意味着中国正在由辞书大国向辞书强国稳步迈进。 
  新版《辞书》有什么不一样? 
  辞书为何要十年一修订?最新的第7版《辞海》又有什么新变化呢?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李宇明、中国辞书学会副会长、上海辞书出版社社长秦志华、中国辞书学会秘书长、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昨天做客东方网书展演播室,跟大家聊聊辞书的故事。 
  中国早在汉代就有了《说文解字》,之后历朝历代在辞书领域都绵延不绝。在李宇明看来,辞书的主要功能是描写世界,因此是人类对世界认识的全部,“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可以用辞书来表现。”但他同时指出,辞书不是简单地描写世界,而是根据民族的愿望描写世界,所以承载着民族的集体记忆。“每一本辞书都在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,这个知识体系建构得好就成为民族的知识体系。” 
  第7版《辞海》马上要和大家见面了。据秦志华透露,新版在内容上,75%以上的辞条有不同程度修订;在形式上,打破工具书“检索”的单一需求,把字号放得更大,让辞海更“可读”。最重要的是,传播方式上,纸质版将和网络版同步推出。“网络版有音频、视频、3D动画,有知识间的相互关联,某种程度上向’互联网产品’靠拢了。”秦志华是位老出版人,他表示互联网时代,辞书人也在与时俱进、守正出新。 
  每个中国人从小都会有一本辞书。记者翻看自己初中时买的“现汉”,里面还没有收录微博、微信两个词,而这两词现在已深入大家的生活中了。“这就是为什么辞书要五到十年一修订,只是在变化,不升级不能满足读者需要。”周洪波举例,现在常用的“喆”,最开始是作为“哲”的异体字存在,但老百姓特别爱用这个字取名字,根据大家的需求,现在“喆”升级为正体字,供使用。 
  此外,经常看天气预报的人应该会察觉,之前常说的PM2.5标准读法已经改为“细颗粒物”,标准变了,词典也要跟着变化。“但是辞典也是滞后的,技术永远走在前面,比如现在的《辞海》没有收录5G,但我们已经开始研究并要使用5G了。”周洪波说。 
  随着人们对辞书需求和检索习惯的变化,作为平面媒体的辞书如何走的更远,使国人可以用电脑、手机24小时随时随地查到辞条,这是传统出版人未来要努力的方向。 
  年轻人不爱查字典怎么办? 
  现在年轻人遇到什么问题不太查字典了,可能更多地是靠方便的网络。李宇明也碰到同样的困惑。一次他看到新闻说地铁站不让一位女士进去,因为她画了“哥特妆”会吓到其它乘客。什么是“哥特妆”?李宇明翻开字典发现查不到,因为这是个网络新词,还没有收录字典。于是他在网上查了查,有文字、有图片、有视频,一目了然,马上明白了什么是“哥特妆”。 
  “网上查到的哥特妆描述,如果按辞书的编撰标准50分都达不到,但解决了我的问题。现在年轻人也是这样,浅阅读、粗阅读。有个顺口溜:要方便,进网站;要保险,查字典。”李宇明8月14日下午上海图书馆举行的2019“书香·上海书展”名家新作讲坛上,以“辞书的文化担当”为题,与读者分享了新时代下辞书发展的新方向,未来的平面辞书将向“融媒辞书”转变,通过权威内容与互联网技术的结合,形成全新的辞书内容生产方式。
  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,辞书电子化、融媒体化成为大势所趋。数字技术让辞书开始成为可以随身携带、可以耳闻目睹的“老师”。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、《辞海》、《大辞海》、《新华字典》、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、《英汉大词典》、《唐诗鉴赏词典》系列等都已经推出或正在开发各种类型的数字版、网络版。 
  网络辞书的发展与传统辞书行业并不相悖,李宇明说,“都是宝贵的辞书队伍,他们有技术,我们有内容,最好就是结合起来一起丰富中国辞书世界。”    熊芳雨、刘昊

Copyright © 2017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企业管理创新研究所 国学文化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 010-57231624   0991-3933868   技术支持:再腾网络

工作时间:10:00-19:00

在线QQ客服

扫一扫关注我们微信二维码